局长压案不办“踢皮球”,县政府行政复议决定成白纸,监察委约谈被辱骂,县委书记批示不理睬

正阳县企业法人被非法变更惊天冤案谁是祸首

本报记者 河南报道

2019年11月29日,对2年来一直生活在泪水之中的河南省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经理何秀清(本文受害人)一家来说,好像是黑暗中看到了一缕阳光。因为,这天何秀清收到了正阳县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委员会办公室作出的《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该《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复查意见为“经研究决定撤销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处理意见”,虽然这不是第一次作出的正确的复查意见(早在2017年12月11日,正阳县人民政府就下发了“正政复决字[2017]”37号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处理意见,可当事人仍我行我素,拒执行),但作为受害人的何秀清,在没有任何办法的情况下,这次总算又让他看到了走出死亡困境的希望了。

提起2年来的遭遇,何秀清不禁潸然泪下。他说涉案的当事人、他的副手曹国成、朱玉坤勾结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注册股长姜锋,伪造公司印章,暗箱操作、篡权变天,违法变更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致使该公司长达2年无法正常运转,给公司带来了140万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造成该公司间接经济损失256万元,这是把他往死里整啊!

2年来,受害人何秀清数十次找到这起冤案的直接责任人姜锋,可姜锋不予理睬。后何秀清又先后找到正阳县委书记刘艳丽,刘艳丽作出让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王建军解决,没有下文;何秀清又找到正阳县纪委监察委,监察委派驻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第11组组长夏水贤约谈姜锋,遭到姜锋辱骂;正阳县人民政府作出撤销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处理意见,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姜锋拒绝执行……

2019年12月6日,面对记者的采访,何秀清哭诉了2年来自己遭受的冤屈。他说,自己思想早已崩溃,多次想自杀。可他不甘心,他不想让不法分子继续逍遥法外,再去祸害别人;更不想让流血流泪的家儿老小再遭受失去亲人的打击。

公司法定代表人被无故变更,祸根竟是一枚伪造的威力逆天的公章

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2年2月,地址在正阳县真阳镇慎西路中段,法人股东县供销社、县土产公司、自然人股东何秀清、何涛、曹国成、朱玉坤等16人,注册资本50万元,主营烟花爆竹批发业务,何秀清为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无董事会)。

2004年8月,公司成立董事会,何秀清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经理,曹国成为副经理,王新华为公司财务负责人。

2010年4月,由于何秀清生病住院和休病,正阳县烟花爆竹业务承包给副经理曹国成经营。后因曹国成拒不缴付公司利润,2015年3月,公司终止了和曹国成的承包经营,公司就曹国成拖欠利润等起诉到了法院。先后经汝南县法院(2016)豫1727民初566号、驻马店市中院(2016)豫17民终3499号,判决曹国成偿还拖欠公司利润等29.6万元。曹国成由于没有在法定的时间内履行还款义务,于2017年3月被《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列为“老赖”。公司的业务由他人(公司)进行承包经营,但曹国成占据一栋公司仓库至今不退还。

由于成了被告,被列为“老赖”,又失去了正阳县烟花爆竹的经营权,曹国成不甘心,便迈出了违法犯罪的一步——伪造公司印章,私自办理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2014年初,曹国成明知公司印章完好无缺的在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经理何秀清保管的情况下,曹国成利用伪造的公司印章和假冒公司法人签名,在驻马店市安监局骗取了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

2014年6月23日,何秀清获悉公司印章被伪造后,便到县公安局报案。2014年7月5日,正阳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正式立为刑事案件;2014年7月15日,正阳县公安局作出鉴定意见通知书,认定曹国成伪造的公司印章和何秀清保管的公司印章“不是同一枚印章”。然后,此案至今都没有下文。

看到自己的“人脉关系”发挥到了“通天的作用”,曹国成的胆子更大了,大到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蛤蟆张嘴能吞天的地步。

2017年10月18日,在公司董事长、经理何秀清、法定代表人何涛(2017年2月10日,由于何秀清年龄到龄,公司选举何涛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坚决反对情况下,在曹国成(曹国成身兼3职:召集人、主持人、记录人)的操纵下,召开了所谓的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2017年第1次会议,主要议题是“本次董事会商议决定由朱玉坤担任董事长,其它不变。”这个决定显然不伦不类,何秀清的公司董事长当的好好的,没有进行罢免,怎么能再产生新的董事长呢?同时,违法召集这次会议,未经表决,私下签字,其程序就违法。

2017年10月29日,曹国成利用伪造的公司印章炮制出了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正龙祥花炮(2017)3号文件,即“免去何秀清董事长职务,同意朱玉坤同志担任本届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职务。”

随后,曹国成将非法炮制出的漏洞百出的假材料,上报到正阳县工商局企业注册股长姜锋手中。要说曹国成平时不学法、不董法,胡作非为可以说得通,但相对一个从工商局到工商和质监局、再到现在的市场监督管理局,并且都一直从事企业注册工作的姜锋股长来说,恐怕说不过去吧。只能说,曹国成、朱玉坤等人“运作到位”,才使姜锋知法犯法和其沆瀣一气,暗箱操作,于2014年11月14日作出“准予变更登记通知书”,将何涛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朱玉坤(就连一个免去何涛法定代表人的假文件都没有)。没有免去何涛的法定代表人职务,也没有决议朱玉坤为法定代表人,却变更登记为朱玉坤,这起码的法律常识,姜锋股长不会也不懂吧?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你做假做得专业点好不好?变更日期为2014年11月14日,受理日期为2014年11月15日。也就是说,法定代表人变更成功后,才后补材料进行受理。

略董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旦企业法人乱变更,给企业带来的后果将是灭顶之灾。但曹国成、朱玉坤、姜锋所作的一切对何涛、何秀清来说,他们一直蒙在鼓里。

针对违法变更企业法人一事,当事人竟对县委书记批示不理睬,监察委约谈反而被辱骂,对县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拒不执行

2017年11月23日,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以曹国成拖欠公司承包费、商品款共256万元为由,将其起诉到平舆县人民法院,法院就要开庭了。然而,就在开庭的前一天,即2017年11月22日,风云突变,何秀清、何涛接到了平舆县法院撤销案件的通知,原因是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朱玉坤代表公司撤诉。

接到此通知后,何秀清、何涛一下子懵了,何涛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当得好好的,现在咋变成了朱玉坤呢?

2017年11月29日,何秀清、何涛就此事找到了时任正阳县工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企业注册股股长姜锋。何秀清、何涛质问姜锋,凭啥变更他们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姜锋的回答是,他们(指曹国成、朱玉坤)出具的手续齐全,我是依法行事。当时,何秀清就曹国成、朱玉坤出具的手续、材料提出了3点疑问:一是变更登记程序错误:违反了《公司法》第47条“董事会会议召集和主持”的规定,县工商部门任性改变了公司现行的经营决策机构——董事会,变更为无董事会的执行董事,不符合《公司法》第50条“执行董事”的规定,变更登记朱玉坤为执行董事于法无据。二是变更登记内容违法。“老赖”曹国成无权召集和主持的第四届董事会2017年第一次会议,况且,会议也没有选举朱玉坤为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没有免去何涛法定代表人决议内容事项(包括正龙祥花炮(2017)3号文件不符合该次会议决议内容),正阳县工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审查严重失职、渎职变更,给该公司造成了巨大的损害。三是变更登记公司监事违法。王新华为该公司董事兼主管会计(高管),而县工商部门把王新华董事变更登记为公司监事,违反了《公司法》第51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兼职监事”的规定。

针对何秀清、何涛提出的3点疑问,姜锋当时就傻眼了。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用藐视的眼神看着何秀清阴阳怪气的连说3遍:“难道说我错了?我真的又错了?”,似乎是在嘲笑何秀清、何涛:我有权、我任性,你奈我何?有权任性达到了登峰造极!然后扬长而去。后来,何秀清、何涛又数十次找到姜锋,让其纠正其违法变更法人行为,姜锋几乎连理都不理。

让何秀清、何涛更加不理解的是,工商机关不但不纠正其违法变更法人事实,反而在2017年8月28日,以正阳县工商质监局【正工商质监罚决字(2017)第132号】发文,对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法人(何涛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处罚款捌万元。

何秀清、何涛不服正阳县工商质监局行政处罚决定,于2017年10月27日,向正阳县人民政府提出行政复议。

2017年12月11日,正阳县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撤销正阳县工商质监局所作出的对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根据正阳县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的有关内容,2018年元月,按照《公司法》有关规定,何秀清、何涛召集了公司股东会(通知曹国成、朱玉坤二人,但二人没到会),按规定,到会股权数达到50.01%,公司股东会就合法有效。当天,到会股东股权数达74%以上,完全合法有效。此次股东会主要议题是,将朱玉坤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回原来的何涛担任。

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先后在2018年1月16日、2018年3月2日,2次向正阳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提交公司法人变更和公司章程修正案等,正阳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均作出了“不予受理通知书”。看来,正阳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在正阳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眼里就如同一纸空文。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何秀清、何涛找到了时任正阳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董宏春,让他们履行正阳县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让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变更法人和公司章程修正案等。董宏春局长很无奈的说,我原来负责质量技术监督,对工商这一块不懂,你们有啥事就找姜锋股长吧,把皮球又踢给了姜锋。

2018年5月21日,在走投无路时,何秀清、何涛想到了县委纪委监察委。他们将正阳县工商管理和质量技术监督局姜锋等人的执法犯法、违法变更公司法人、对县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书”置若罔闻、拒不纠正违法的行为反映到正阳县纪委监察委第11组,该组组长夏水贤作为主办人员还和何秀清签订了反映问题属实双向承诺书。夏水贤在承诺书办结期限一栏内,填上45天。等45天过去后,何秀清找到夏水贤组长,询问案件办理情况,夏水贤一脸委屈的说,别提了,他就此事约谈姜锋时,姜锋不但不配合他的工作,还出口辱骂他……时至今日,正阳县纪委监察委也没有给何秀清任何说法。

2019年6月上旬的一天,逢正阳县委书记刘艳丽接访。当天,何秀清排了4个小时的队,在上午12时,刘艳丽书记终于接待了何秀清。听了何秀清的倾诉和看了何秀清递上的材料后,刘艳丽当即在该材料上签下“此事由县市监局王建军局长解决”。过了几天后,何秀清到县信访局询问上访的事,县信访局工作人员告诉何秀清,王建军不但不解决何秀清所反映的问题,还要将刘艳丽书记批示的材料退还给县信访局,被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拒绝。

此时的何秀清实在没办法了,他想到了打“感情牌”这个笨办法,让其和时任正阳县市监局局长王建军为好友的亲戚出面做工作,让其办理刘艳丽书记批示的事情,王建军局长也十分无奈的说,这事我也解决不了。

   自己的冤屈在正阳县无法得到解决的情况下,何秀清便于2019年8月赴省上访。由于省信访局的催办,正阳县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委员会办公室才于2019年11月29日,作出了《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决定撤销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处理意见。

   维权之路的终点在哪儿?谁能释惑当事人维权5大难题?

虽然,正阳县人民政府和正阳县人民政府信访事项复查委员会办公室分别于2017年12月11日、2019年11月29日2次作出同一性质的决定,那就是撤销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处理意见。可对何秀清、何涛来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维权之路还很长很长,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维权之路的终点在哪儿?

更何况,他们每人心中都怀揣着这样和哪的疑问和难题,谁又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说法?

1、由于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暗箱操作,违法变更正阳县龙祥烟花爆竹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致使该公司2年来群龙无首,人心涣散。曹国成、朱玉坤拿着骗取得来的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不但经管,还洋洋得意的说:“我就是不经管,谁的股份大谁受的损失多……”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由于曹国成、朱玉坤故意捣乱,该公司的各项业务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给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40万元(期中2年的承包收入110万,到期的该法院强制执行曹国成拖欠公司29.6万元,由于朱玉坤假法人撤诉,而停止执行)由谁来赔给他们?由于朱玉坤假法人撤诉,正常的法律诉讼被中断,256万元间接损失又该由谁来承担?

2、作为正阳县的最高首长、百姓的父母官的县委书记刘艳丽的批示,正阳县市监局局长王建军竟然压下不办。试问,王建军局长咋这么牛?为官咋这么任性?同时,县委主要领导的批示,为啥没有督查同时跟进抓落实?以至于县领导的批示成了一纸空文,失去了应有的权威性。

3、作为正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小股长,谁给姜锋的特权可以辱骂纪委监察委的官员?在中国,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还有共产党的纪委监察委搞不定的事儿?这个船到底弯在哪儿?

4、曹国成伪造公司印章并给公司造成了巨大损失,受害人何秀清报了案,正阳县公安局刑事侦查大队于2014年7月5日立案至今已过去5年零4个月了,正阳县公安局一直没有给受害人何秀清任何说法。何秀清多次上门询问,案件总是没进展。有理由相信,看了本文的群众,谁都能看出是曹国成伪造的公司印章,难道说,连一般读者都能看出是谁作的案,而堂堂的公安刑警竟破了5年多,破不了此案?此案的难度到底在哪儿?

5、曹国成、朱玉坤等人把持着用假公章骗来的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不经营,而有合法经营权的何秀清、何涛却没有烟花爆竹经营许可证不能经营。这样双方相持下去一天,公司就亏损一天,这种不正常的事情到底谁来管?难道说,天底下就没有管事儿的、说理儿的地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