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市洛龙区胡耀祖团伙伤人案,疑点重重,法理何在?公道何在?

本网近日接到网友杨东方和徐亚楠的投诉,反映如下:

2016年8月7日,杨东方外出办事未回出租屋时,以胡耀祖为首的5、6个人闯进我的出租屋,对我进行殴打及辱骂,并把我的被褥和东西扔到该出租屋的楼下,并且推我出出租屋,然后我逃到楼下后,胡耀祖他们其中的两个人拽着我的胳膊不让我走,让等杨东方回来。杨东方回来后,胡耀祖拿着准备好的冰冻矿泉水砸向杨东方的头部,之后又有两个人控制杨东方的手脚,有人抓着杨东方的头进行拳打脚踢,胡耀祖抓着我的头发对我进行殴打,踹我、扇我耳光,当中听到杨东方大叫一声说他的眼疼之后,他逃跑后拨打了110报警。

胡耀祖等人听到报警后,回来抢杨东方的手机,又对杨东方进行殴打一次,之后我们跑到龙和A区大广场等民警赶来,我们随民警去了古城分局,古城分局对我们进行拍摄受伤的照片,简单询问后,民警拨打了120,随120的急救车来到新区三院接受治疗。

按照当事人提供的相关材料,我们可以了解到:当地公安机关对当天殴打当事人的犯罪嫌疑人中的胡耀祖进行了处理,但未对其他参与人员处理,让当事人无法理解和接受。明明是纠集的团伙对当事人进行殴打谩骂,并致当事人受伤,为寻求维护自身合法的权益,保障自身生命财产安全不受危害,当事人向洛阳市公安局古城分局信访室进行了反馈。

2018年8月30日,洛阳市公安局古城分局就杨东方提出“2016年8月7日,其被胡耀祖等人殴打,报案古城分局,仅处理一人,要求对其他殴打人员处理”的信访事项,依据《公安机关信访工作规定》中“属于本机关按照法定程序办理的事项,依法应直接向古城分局治安大队提出,不按信访程序受理”,做出不予受理信访的决定。

杨东方于2019年6月19日提出合理诉求一份:

1、判决书中四个月的误工费不合理,2016年11月15日出院,2017年3月21日会诊结果出来,同年4月28日重伤二级结果出来。四个月的误工费是极不合理的。

2、经鉴定左眼残疾8级,嘱不能长时间用眼,不能做体力工作。导致今日我仍不能找到工作,不能得到应有的补偿因此生活无以为继,我应该得到一定的赔偿。

3、胡耀祖是有掂刀砍人前科的人,他家人用什么手段得到我家庭的详细资料,对我是有很大的安全隐患的。

4、李颜博必须给我道歉,在庭上做和本案毫无关系的伪证,给我的名声造成很大的影响。

5、重伤害的刑事案件在治安队办理,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6、案发的视频监控和当时受伤的照片为什么不翼而飞。公诉案件公安机关是否可以不经公诉机关直接向法院提交材料。

7、胡耀祖用分身术打我和我女朋友,以及那些作伪证的人时而选择性屏蔽我女朋友是怎样认定事实清楚的。

据本网工作人员了解,并经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可知,胡耀祖和多人产生经济纠纷,于2016年8月7日当天,为何纠集5、6个人对杨东方和许亚楠群体殴打致伤?是一时所致还是习惯使然?

对此,当事人提出对胡耀祖务必从重判处的请求:

1、到案后歪曲事实,掩盖真相,事发后其口供前后矛盾,仍企图袒护、包庇同案的其他人。

2、至今对受害人没有丝毫歉意,更没有分文的赔偿,毫无诚意。

3、寻衅挑事,无事生非,主观恶性深。

4、手段残忍、下手狠毒、影响恶劣(用冰冻的矿泉水瓶砸人眼睛,用铁凳子砸人,之前更是无缘无故的将他人的衣服扔的满地)严重的刑事违法。

5、带给受害人和家庭终生痛苦,不仅毁了一个家庭的全部希望,更彻底的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6、曾经有两次前科,属于累犯,应加重处罚,严厉打击犯罪,确保一方平安。

据当事人杨东方反映:在庭审时,胡耀祖已经明确表示,当时是多个人一起参与对杨东方的殴打,但法庭和检察院表示,公安机关提交一个人,他们就按照一个人来处理,如果需要对其他人处理,应找公安机关。当杨东方找到公安机关的时候,却被告知要法庭和检察院出具相关证明材料。杨说,这三个单位相互推诿,让他无所适从,不知道该找谁?

另据杨东方反映,当时向法庭递交证言证词及相关证据时,负责该案件的法官曾私下向胡耀祖的妻子提供杨递交上的证据内容,这一点可以在胡耀祖妻子找杨东方协调时的通话录音中证实。

我们相信:正义只会迟到,永远不会缺席。请洛阳市各级政府、各相关司法部门、监察委引起重视,并及时将事实真相回复给本网。事情的进展,本网会继续关注,并及时向广大网友披漏事情的进展和真相,让正义的阳光普照!

联系电话:13781230693

2019年10月23日